小丽接受透析治疗小丽受透析治疗

  14岁,是个如花似玉的年龄,但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小丽却在忍受巨大的痛苦,她的头上子大的汗珠不断掉下,原本澈透亮的双眼因为病痛已经变得线模糊,接近失明。此时的她,没有喊一声疼,只是咬着牙自己承受着,她期盼着能够早日康复回到学校去。

  她得的是慢性肾衰竭(俗称尿毒症),目治愈的唯一办法是肾脏移植,否则只能靠终身透析来维持生命。

  肾脏移植可以由直系亲属来配型,但小丽是一名孤儿。

  0231be3362ae7006f0acddb43281d00c亲遇难,母失踪孤女坎坷身世

  小丽是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山阴三中初三的一名学生,8月27日,小丽在室里正常上课,突然肚子疼了起来,并伴有呕吐。同学们一边帮她止痛,一边告诉了她的家人。远在70华里外玉井村的小丽叔叔张文贵知道消息后已经是晚上7点,他赶忙找山阴县城的亲戚把小丽送到镇医院医治。

  医生诊断后发现病情严重,小丽当时已经生命垂危,让他们赶紧转院。此后的两天,张文贵带着小丽来到了太原。到了山西省人民医院,小丽被马上送到了重症监护室,0faecc54b2a463c747b7eafea01926f0日,经过一番抢救,小丽暂时脱离危险。经医生诊断,小丽得了尿毒症。听到这个14a9cde92d181fe25544c66f976974c7,叔叔张文贵顿时泪如雨下。

  小丽家山阴县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户贫困的农民家庭。父亲是一名退伍6e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94007b75d6348c9f4f5f7572fad人,母亲是一名智残疾人为了维持庭开支,小丽的父亲在一家小煤矿当矿工,2006年,父亲在井下工作时遭遇了塌方,父亲被砸断了腰从此位截瘫。从此,年的小丽一方面要照顾智的母亲,一边还要服侍瘫痪的父亲。谁道,灾难在2011年再次降临到这个家庭中来,父亲因为一次意外失火而身亡。之后不久,智障的母亲也走失了,小丽成了一个孤女,那一年,她刚刚10岁。

  治疗尿毒症目前只有两个途径,终身透析或肾移植,山西省人民医院的医生建议如果有条件,趁小丽还年轻,肾移植是最好的选择。医生希望张文贵到孩子的母亲,者其他系亲属可以去配型,但面对这个选项,张文贵也只能无言以对。肾移植高额的医疗费对于已经负累累的他来说是承担不起的,而在等待肾源的期,她也必须依靠透析维持生命。

  成绩优秀,全村骄傲罹患重病无钱医治

  如今,这个病魔缠身的少女到了山阴县城,因为缺乏治疗费,她2c50fb01fe659b26f727fcace42d2ab3选择住院,而是住在了村里的家中。每隔一天,她都要在叔叔的陪下,坐一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赶60多里山路从村里到山阴县人民医院去透析。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白皙的脸颊上挂着丝丝白,瘦弱的身斜靠在床边。借着口透进屋内的微弱光线,见到有外人来,还带着一丝微笑,她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微笑着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今年就要中考了,我这病快好了吧,恐怕要耽误学习了,我得赶紧好了去把课补上。”“孩子自从查出这个病以后,每隔一天都要做透析,身上插着管子,根本没有办法上学。”张文说。

  小丽的父亲去世,母亲走失后,作为三叔的张文贵将她接到自己家中。尽管张文贵也是一个普通农民,家里还有三儿一女,但他还是像照顾自家女儿一样照顾着侄女。小丽也很争气,初中考到县城里的山阴县三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刚刚过去的初二期末考试,她的成绩在全校排在前五名。是全村孩子中成绩最优秀的,这让张文贵想起小丽可怜的身世时多了一些安慰。

  小丽从8月29日住院到现在,一个多月花费了5多元,这些钱全部都是张文贵向乡亲们借来的,这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年收入仅5000多元,根本拿不出钱来医治小丽的病,而现在借来的钱也花光了,“这孩子从小就听话,成绩也不错,是学校的三好学生,这辈子咋就遇到这么苦的事。”张文贵说。

  目前,每周透析一次的医疗费加药费已经让张文贵无能为力,医疗费是靠小丽的学校和同学们的爱心捐款维系着,张文贵心疼地说:“我真的不想看着这么优秀的女娃娃离开这个世界,她已经太不幸了,应该有个好的未来。谁能帮帮她?我们一生将不尽!”

  本报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 刘斌

  (原标题:小小年纪却患上尿毒症 谁来帮帮这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