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在线留言 > 文章正文
深挖极草背后利益链:如何把一棵草变为软黄金
作者:吴桥县齐源纤维素有限公司 来源:www.qy-xws.com 发布时间:2018-05-13 12:34:21
深挖极草背后利益链:如何把一棵草变为软黄金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陆一夫 发自广州   在连续多年实现暴利奇迹之后,青海春天(600381)的神话终于因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一纸禁令戛然而止。   3月29日晚间,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要求,因冬虫夏草产品相关试点工作被停止,应停止“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产品生产经营。   根据这份《告知书》披露,国家食药监总局早已在2015年7月11日告知青海省人民政府停止极草产品试点。但直至今年3月29日,青海春天才对外发布公告。   对此,青海春天称3月28日才收到《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被告知其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均已停止。随后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于3月31日向青海春天发出监管问询函,质疑公司是否存在隐瞒行为。   食药监总局的禁令将直接导致青海春天面临着业绩巨亏、实行ST风险警告等困境。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青海春天近年的财务报告发现,虫草保健品占到青海春天公司主营收入的78.91%。其主打产品“极草”含片的销售额,从2010年的1.6亿元,2011年飙升至12亿元,2012年再升至50亿元,而且平均毛利率在40%左右。   而销售和业绩奇迹的背后,则是一连串巨额费用的轰炸式广告,以及诸多资本的热捧。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经历了十多年时间的热炒,冬虫夏草早已脱离了 原本作为中草药的角色,而成为资本市场热捧的概念题材。其日益高昂的价格,甚至吸引不少不法分子打着虫草种植合作项目的旗号实行诈骗。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多方调查还发现,在青海春天神话破灭的背后,早有围绕虫草的行业炒作和资本泡沫出现的端倪。而食药监总局早在2010年发文整治冬虫夏草市场,直到针对青海春天的禁令出台,经历了多方博弈与拉锯。   4月2日,国家食药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局的态度在发文里面都已经明确了。”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青海春天及其董秘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食药监总局重拳整治   国家食药监总局针对青海春天的禁令与其多次对冬虫夏草市场的规范和整治一脉相承。   近年来,冬虫夏草在资本炒作下价格飞涨。以中等品质的冬虫夏草为例,其价格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每公斤1000元飞涨至2013年的每公斤20万元以上,规格较高的虫草零售价格在每克600元以上,相当于每公斤60万元,价格之高令人咋舌。   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2009-2013我国冬虫夏草类产品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冬虫夏草类产品的销售额从2009年的198.15亿元迅速攀升至2013年的360.03 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16.10%。   由于市场价格之高,冬虫夏草行业引来各方资本猎食,也出现了恶意囤货、造价、诈骗等市场问题,引来国家相关主管单位针对冬虫夏草在标准、市场等方面多次进行规范。   早在2009年卫生部《关于普通食品中有关原料问题的批复》和2010年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的《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中规定,冬虫夏草目前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   此后的2012年6月,国家食药监局下发《关于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冬虫夏草粉碎及压制成片不属于中药饮片炮制范畴。   2012年8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印发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启动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2013 年,包括同仁堂、康美药业、青海春天、劲牌有限公司和江中药业共5家企业入选成为试点企业,根据该方案,试点产品自被批准起可试点5年。   2016年2月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总局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指出检验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中,砷含量为 4.4-9.9 mg kg,而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 mg kg。“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当时作为试点企业之一的青海春天在公告中还与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开叫板”称,各项试验结果均显示,以净制冬虫夏草为原料的冬虫夏草纯粉片安全无毒,对检验结果提出质疑。   一个月后,国家食药监总局网站发布消息,宣布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总局局长毕井泉表示,冬虫夏草不是一种食药两用的物质,因此它不 能单独作为保健品的原料。毕井泉认为,保健品原料必须要列入到保健品目录,里边有一部分是属于中药材,但这部分中药材一定要是食药同源目录,才能作为保健 品的原料。按照原来卫生部的规定,可以有一种不是在食药同源目录里边的,因此单纯冬虫夏草一个品种作为单方的制剂,这是不允许的。   上述所说的食药同源,具有传统食用习惯且列入国家中药材标准中的动物和植物可使用部分。而2014年11月,国家卫计委在86种药食同源目录基础 上,新增人参、山银花、当归、夏枯草等15种药食同源品种,但冬虫夏草一直未被列入。据了解,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曾专门组织专家讨论后认为,目前冬虫夏草尚 缺少作为食品长期服用的安全性评价研究数据,建议暂不作为食品原料使用。   4月1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青海春天在广州正佳广场的专卖门店,发现其并未受到产品停产事件影响。其极草5X产品的价格从每克200-800元不等,销售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声称极草“属于国家试点的保健品,并强调具有抑制肿瘤的作用”。   青海春天一直将极草5X打造成“抗肿瘤良药”,并借此将极草5X打造成价格高昂的“奢侈保健品”。据青海春天官网信息,以极草5X冬虫夏草纯粉片至 尊含片(大盒)为例,大盒共计28.35克,售价29888元,若不含包装成本等,合每克1054.25元,每斤52.71万元。   但是冬虫夏草是否有抗癌效果并不明确。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0月,知名打假人士王海将“极草5X”经典含片送检,结果显示该品牌冬虫夏草并不含有虫草素,引发王海与青海春天之间的官司战。   而青海春天在其官网上极力宣扬的微粉粉碎和纯粉压片技术,也一直被业内大部分专家斥为是毫无技术含量和科学依据的夸大宣传。   有着“软黄金”美誉的冬虫夏草,到底是否拥有宣传中所称的神奇功效?西藏藏医学院藏药系副主任全世建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主要是补肺和补肾,冬虫夏草对于肺肾虚的患者有增强的作用,但不应该将它夸大成仙药。   国家食药监总局的禁令,这意味着青海春天主打的“极草5X”系列冬虫夏草纯粉产品将停止生产。根据财报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9月30日,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为7.53亿元,占公司当期营收的78.91%。   除了青海春天外,A股市场上还有多家公司涉足虫草业务,如佐力药业和奇正藏药。佐力药业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产品百令片是属于发酵冬虫夏草 菌粉制剂,是国家批准的药品,不属于保健品。至于砷超标的问题,奇正藏药董秘办人士贾晓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虫草业务额占公司整体业务额很小,对业务没 有影响。   “打不死”的青海春天   随着政府多年来对冬虫夏草市场的试点和整顿,冬虫夏草相关的产品性质有过多次变化,虫草市场也经历了多次变革,但青海春天却屡次“起死回生”,其“打不死”的形象令人深刻。   据青海春天官网介绍,青海春天主要资产为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下称“春天药用”),春天药用成立于2003 年,是青海省重点高科技及产业化龙头企业,2004年启动冬虫夏草深加工高效利用项目,2009年推出“极草”产品。   面市时,“极草”持有“食”字号卫生许可证。但2010年12月7日,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后,严禁使用冬虫夏草作为食品原料生产普通食品。这也意味着“极草”将和其他冬虫夏草产品一样,失去普通食品原料合法性基础。    但就在国家质检总局发布通知的同一天,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了《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规范在传统的中药饮片之外,将“冬虫夏草纯粉片”纳入其中。相比西藏、四川等冬虫夏草产地,青海是唯一将纯粉片列入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的省份。   2011年1月1日,青海春天获得了“直接食用饮片”的生产许可。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2013年7月25日,青海省14家虫草企业一度联名向 青海省相关部门写信,要求“协调省食药监局为本省中小企业颁发‘含直接服用饮片’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但这一要求并没有得到回音。   2012年6月,国家食药监局就下发《关于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冬虫夏草粉碎及压制成片不属于中药饮片炮制范畴,明确要求青海省对“规范”予以修正。   青海省食药监局直到2014年7月28日才对外发布“54号文件”公告撤销《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而在“54号文件”发布前十天的 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下发“53号文件”——《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通知指出,青海春天的“冬 虫夏草纯粉片是我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作为我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   2014年12月8日,青海省食药监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说明公告》,公告称,青海春天利用青海省冬虫夏草优势资源,研究 开发出的冬虫夏草纯粉片等创新产品,是青海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基于青海春天研发的冬虫夏草纯粉 片的创新属性,不归属于既有监管体系中的药品,也不归属于既有监管体系中的食品或保健食品,其产品作为滋补类特殊产品进行管理。   这也意味着,本来面临“中药饮片”合法身份的极草获得了继续生产的“护身符”。   而就在2016年3月28日,青海春天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要求公司“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之后,3月31日,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春天药用发出《关于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换发的批复》,同意换发《药品生产许可证》。   根据公司公告,春天药用的《药品生产许可证》于2015年12月31日到期。在该《药品生产许可证》到期前,春天药用于2015年11月2日向海东 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上报了换发新证所需要的材料。但是,青海药用的这次换证历时5个月后才拿到,而拿到的时间点正是青海春天遭遇危机之际。在多位业内人 士看来,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春天药用下发的新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对于青海春天来说可谓“救命稻草”。   正是在多次“起死回生”之中,青海春天甩开同行,迅速崛起。青海春天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极草”的销售额尚只有1.6亿元,但到2011 年获得独一的许可后,短短一年就飙升到12亿元,2012年再升至50亿元。据其披露的财务数据,“极草”含片的平均毛利率在40%左右。   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2009年-2013年我国冬虫夏草类产品市场研究报告》统计,青海春天在冬虫夏草深加工产品市场中的占有率已达到50%左右,位居行业第一,也是业内唯一一家纯粉片生产企业。   根据青海春天官方发布的消息,截至2015年9月30日,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约为7.53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78.91%。此 前青海春天披露的业绩预增报告显示,预计2015年度公司实现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348%,而2014年度为7935.66万元,按照这一数字计算,其 2015年净利润约3.56亿元。   背后的资本运作   多次“起死回生”的背后是青海春天在资本运作的多方博弈。   据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全国工商信息获知,2003年4月,张雪峰成立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约2.14亿元。青海春天官方将张雪 峰宣传为“极草”总设计师、虫草技术各种课题的带头人和发明人,但其履历显示,除了参与房地产企业、创办投资公司和作为律师事务所合作人外,张雪峰从无科 研经历。   但张雪峰在资本市场上却长袖善舞。2010年12月,青海春天在获得“直接食用饮片”许可前后,经过几次股权变更,引入了多个颇有影响力的资本大鳄。   据《南方周末》此前报道,除了张雪峰的妻子肖融和肖融的表姐妹卢义萍作为公司两个自然人股东之外,青海四维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四维”)当 时持有青海药用68%的股权,青海四维是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属的子公司,属青海省国资委所有,也是青海唯一一家获批的信用担保公司。另外, 北京中鸿联合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鸿联合”)持有15%股权,据时代周报记者查阅中鸿联合官网发现,公司由国内知名大中型企业共同发起,注册资本高 达10亿元。   2011年1月4日,青海春天获得了“直接食用饮片”的生产许可之后的第三天,中鸿联合就将持有的15%股权转让给了肖融。一年之后的2012年3月2日,青海四维也将持有股权转让给了肖融。至此,肖融成为春天药用的实际控制人。   2015年6月12日,青海春天借壳*ST贤成成功上市,成为虫草行业上市第一股。青海春天的上市亦离不开背后的资本推动。   *ST贤成全称为青海贤成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贤成矿业”),是青海省老牌上市公司,2001年登陆上交所,2012年以后,由于受原控股股东涉嫌利用上市公司违规对外提供担保等事项影响,公司一度陷入金额巨大的违规担保及诉讼中。   2013年,贤成矿业进入资产重组程序。而几乎同时,2013年3月,张雪峰成立了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藏荣恩”),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全国工商信息系统发现,西藏荣恩注册法人代表为张雪峰,注册资本为5亿元,张雪峰和肖融分别持有公司40%和60%股份。   西藏荣恩成立后,随即向青海春天增资3.5亿元。据网易财经援引青海春天内部知情人士消息称,3.5亿元增资中的3亿元,实为张雪峰所持虫草粉碎及制备等专利作价。   时代周报记者在2014年9月青海春天所公告的春天药用内部控制鉴证报告证实了这一说法,在上述鉴证报告中3亿元被定义为“专利权”。   2014年6月,贤成矿业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实施完毕,其总股本由16.01亿股缩减至1.99亿股,变成了小盘股,这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青海春天借壳。   其间,青海省国资委独资组建的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国投”)成为贤成矿业第一大股东,持股11.5%。   2014年9月,贤成矿业公告重组进展,拟出售全部经营性资产,以每股8.01元价格非公开发行4.89亿股,购买西藏荣恩等7方青海春天股东所持的99.8%股份。10月,该方案获得青海省国资委批复同意。   对于为何选择青海春天作为重组方等问题,时任贤成矿业总经理的张小峰在媒体说明会上表示,公司在全国范围内比选重组方时,要求满足《重整计划》规定 的条件,包括重组方评估净资产不低于20亿元、重组后上市公司连续3年每股收益不低于0.4元等。考虑到贤成矿业的注册地在青海,还要求重组后的上市公司 主要经营活动在青海省境内。   张小峰称,从2013年底贤成矿业重整计划获法院裁定通过,开始接受来自全国的有意愿的重组方报名,至2014年7月1日青海省以外报名参与重组的 企业没有一家能满足上述条件。“青海省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根据省工商局的统计,全省各类企业数目不到3万家,符合贤成矿业重组方综合条件的仅有青海春天 一家。”张小峰当时说。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青海春天的股份变动历史发现,几经调整后,2015年3月,青海国投退而成为贤成矿业第四大股东,仅持股2.16%。西藏荣恩则跃 升为贤成矿业第一大股东,持股50.04%。6月4日,贤成矿业变更公司名称为青海春天,而张雪峰家族通过持有的西藏荣恩和青海药用的股份成为青海春天的 绝对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青海近60万农牧民从事虫草行业,因此当地对知名虫草企业会进行一定程度的扶持。”多位青海虫草行业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随着国家食药监总局的重拳整治,青海春天的资本神话可能将走到尽头。3月28日,青海春天在公告中直言,“春天药用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也将导致我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措施(ST)的可能并产生巨额亏损。” 责任编辑:乔雷华 SN098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汉南网站建设 http://www.hnwzjs.com.cn


  • 上一篇:方力申邓丽欣:十年情逝好好恋爱太应景
  • 下一篇:最后一页
  • 
    COPYRIGHT © 2015 吴桥县齐源纤维素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原创信息,未经许可请勿任意转载或复制使用 网站地图 技术支持:肥猫科技
    精彩专题:网站建设
    购买本站友情链接、项目合作请联系客服QQ:2500-38-100